中工娛樂

畫為心聲 看看畫里孩子們豐富的內心世界

來源:北京日報
2021-01-20 13:52:04

  畫由心生,貴在傳神。無論是印象派名畫還是國畫佳作,都表達著畫家的感受與追求。本期,就讓我們透過一幅幅充滿生命力的畫作,看看孩子們豐富的內心世界吧。

  紙上奏鳴曲

  文匯中學初三(1)班 呂品儀

  自從兩歲多的某個夏日,我揮舞著肉乎乎的小拳頭、興高采烈地拿起水彩筆的那一刻,我就和畫畫結下了不解之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繪畫成為伴我成長的好友。不過它并不是一個安靜的朋友,畫畫的整個過程充滿了各種奇妙的聲音。

  起稿的時候,鉛筆摩擦紙面發出的“沙沙”聲宛如清風穿過夜間叢林。伴隨這聲音,一股靈動的韻律順著鉛筆畫出的線條,從樹干爬到樹枝,再注入每一道葉脈,最后從葉尖淌出,滴入一條沐浴月光的小河。

  接下來,月落日出,畫紙上出現一種特別的頓挫聲,那是筆尖只有0.5毫米的針管筆摩擦紙面發出的聲音。這聲音讓人聯想到昆蟲指揮家揮動手中細小的指揮棒的情景。它表情嚴肅,卻難掩初次登臺亮相的激動心情。此刻,我握著針管筆的手指正在輕輕抖動。雖然抖動幅度十分微小,但滿桌的畫具也能感覺到。因為我們是那么的親密無間,挨得稍微近一點兒都會引起共振。

  然后是橡皮聲。橡皮與紙面接觸的聲音讓人想到母親摩挲女兒發頂的情形。橡皮與畫紙就像一對母女。現在,母親為女兒洗干凈嫩嫩的小臉蛋,再整理好戴得有點歪的小紅帽,擦凈野餐籃,千叮嚀萬囑咐,目送她走進充滿未知的大森林。

  上色前的準備工作,是調色盤與顏料管奏出的打擊樂曲。每到這個時候,我都感覺自己像是傾聽雨打芭蕉的古人,不同的是,我手中拿著顏料管,可以親自掌握雨勢,創造那“吧嗒吧嗒”聲。雨過天晴,彩虹要登場了。上色前,毛筆飽蘸清水時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音,那是毛筆在訴說自己的故事。隨后,美麗的色彩點亮潔白的紙,為整幅畫帶來靈魂。

  女媧造了人,而我造了一幅畫。我真心覺得我和女媧娘娘一樣了不起。我愛畫紙上的奏鳴曲,那是我和天地之間的密語。

  指導教師 孫靜

  (天涯海角 作者 呂品儀)

  畫出自己的閃電

  八一中學國際部高二(3)班 侯若琳

  繪畫于我,不是技藝的習得,不是業余時的陪伴,更不是獲得榮譽的捷徑。它是成長的啟迪,是終身的引領。

  第一次展出個人作品是在澳大利亞,當時我只有五歲,沒有接受過專業訓練,僅憑對表達的渴望作畫。我所在的幼兒園選中了我畫的一幅關于春節的作品,評語是“可以看到作者在回顧一年的收獲,期待美好的新年。”這正是我想在畫中表達的。簡短的評語讓懵懂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繪畫的神奇力量——它能溝通全世界。

  小學期間,我幸運地得到了北京市少年宮紀東老師的指導。然而學畫的過程并不是一路坦途。掌握了越來越多繪畫技巧的我,卻漸漸迷失了方向。日復一日,除了模仿與重復,我不知道可以畫些什么。一次又一次,我的作品被否定——沒有感染力。我不明白,為什么我精心描繪的世界無法打動人心?

  就在我迷茫之際,紀老師安排我們創作一個有些特別的主題——閃電。看到這個題目,毫無靈感的我忐忑不安,不知可以表達什么。這時,老師笑著對我說:“每個人看到閃電都會聯想到不同的事物,你會想到什么呢?”“高爾基的《海燕》。”“那么你就在畫閃電前再讀一遍《海燕》,然后畫出你自己的閃電!”

  “畫出自己的閃電”,老師的一句話讓我茅塞頓開。它讓我意識到,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需要重新思考,自己渴望描繪的是怎樣的世界?這個世界就像一片大海,我只有像勇敢的海燕那樣展開翅膀沖進暴風雨中,才能看清大海的胸襟。帶著這個信念,我又如饑似渴地開始了對世界的探索。

  在作品中,我分享知識融匯的美麗,表達真善美的力量。終于,我的繪畫作品再次得到大家的認可。我知道,征途漫漫,我會無畏艱難,如海燕一樣在閃電中高傲地飛翔。

  指導教師 祝望北

  拓碑少年

  懷柔三中初二(3)班 劉紫涵

  一日閑來無事,翻箱倒柜地找出墨盒,吹去上面的塵土,鋪開宣紙,取一支狼毫,提腕作畫。然而筆尖在紙上欲行又止,紛繁復雜的事物在心頭揮之不去。忽然,手腕不自主地一顫,豆大的墨滴砸在宣紙上,濺出無數小墨點。

  我心中焦躁不安,便棄了筆,緩緩閉上了眼,讓自己陷入黑暗。

  這時,腦海中出現一幅江南秋日圖景。潺潺溪水從古橋下緩緩流過,被柿子壓彎了的樹枝呼應著青瓦白墻。墻下,有個少年正在拓碑,舉手投足間滿是急躁,宣紙壞了一張又一張,動作也越來越不耐煩,最后他把宣紙揉成一團砸在腳邊,一屁股坐下。

  這時,一個身著淡紫色旗袍的窈窕淑女款款走來,在他肩上拍了拍,輕聲說:“干這個不能著急的呀。”眼神里滿是笑意,完全沒有責怪的神情。她拉著少年的手,幫他把紙鋪好,又對他說:“我原來也總弄不好,就是因為心不靜,后來我每次心不靜的時候,都抬頭看看天,看看云,看看溪邊的青瓦白墻,慢慢的就感覺整個世界都融在墨里了,也就不躁了。”說完,她就慢慢地走了。

  我就像那個少年,心里經常焦躁不安。每當我整理心緒的時候,眼前都會出現這個紫衣女子。她仿佛從我內心深處走來,一點一點為我指引方向。于是我慢慢睜開眼,提筆,落腕。筆尖在宣紙上前進,堅定不移又帶著鋒芒。

  指導教師 袁德冰

  (漓江春雨 作者 劉紫涵)

  寒梅俏枝頭

  首鋼礦業公司職工子弟學校初三(3)班 呂嘉音

  2020年寒假,我本想過完年去幾個景點轉轉,卻因為可惡的疫情被鎖在了厚厚的防盜門里。就連前陣子買來的“九九消寒圖”臨摹帖,也被心情不佳的我隨手扔進了抽屜。

  幾天之后,更糟糕的事發生了——隔壁住戶有人被確診新冠。起初,我以為是謠言,直到單元樓開始封閉管理,我才不得不相信這是真的。

  雖然居委會的叔叔們熱心地幫著采買各種食物,但我仍感覺與外界隔離了,仿佛屋內的空氣也不再流動。在日復一日的枯燥生活中,我的心蒙上了一層陰影。目光所及之處,全是無趣的、單一的色彩。百無聊賴中,我打開了那張“九九消寒圖”。

  “九九消寒圖”出自明代《帝京景物略》。“日冬至,畫素梅一枝,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盡而九九出,則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圖。”這幅圖上有九朵花,每朵花有九片花瓣,每天涂一片花瓣,八十一天后畫完這九朵花,春天就回來了。

  我隨手選了一種紅色,用毛筆蘸著顏料粗暴地糊上去。顏料從花中滲了出來,如此一來,本應盛開在枝頭的梅花好像搖搖欲墜的殘花,死氣沉沉的。我的心情更煩躁了。

  轉機發生在一個清晨。防盜門被“咚咚咚”敲了三下,我跑去開門,門外卻沒有人,只有地上的一小袋櫻桃和一張卡片。卡片上寫道:“不要氣餒,在疫情面前大家都是戰友,只要齊心協力,疫情終會被我們戰勝!”我捧著這袋櫻桃,聞著那沁人心脾的清香,看著那讓人胃口大開的紅色。一顆顆新鮮的櫻桃就像一張張流著汗的紅彤彤的臉,它們好像在告訴我,春天就要來了。

  那一天,我又打開“九九消寒圖”臨摹帖。真是奇怪,明明用的是同一種顏色,這次畫出的梅花竟然那樣鮮艷,那樣朝氣蓬勃。或許就因為那顆熱騰騰、紅彤彤的心吧,一朵美麗的梅花,已經在我心中悄然開放。

  指導教師 蔡儉

 

 (九九消寒圖 作者 呂嘉音)

  堅毅

  北大附小石景山學校六(2)班 李卓熹

  我從小喜歡畫畫。在日常學習中,我仔細觀察、勤于思考,注意基本功與創造力的練習。不知不覺中,畫畫由喜歡變成了擅長。

  2020年春季,在居家停課不停學的日子里,我參加了人民美術出版社主辦的“‘童心點亮星光’抗疫美術作品義賣”活動。為尋找創作靈感,我翻看了許多新聞圖片:有被口罩勒出傷痕的護士阿姨,有穿著厚厚防護服的醫生,有頂風冒雨在小區值勤的爺爺奶奶。正當我為大量素材難以選擇而困擾的時候,鐘南山爺爺的形象浮現在我眼前。疫情初期,當所有人茫然無措的時候,他逆行而上,像一道希望的曙光,給人以無窮的力量。經過與疫情的斗爭,他堅定地說,我們有信心控制住它!那鏗鏘的話語,那堅毅的神情,不正是我苦苦找尋的嗎?

  定下創作內容后,我便一門心思扎進了畫稿中。我想畫一幅素描,然而幾次初稿完成后,我總覺得不太滿意,是哪里出了問題?要不然就這樣吧!正當我打算放棄時,信心、堅毅、中國人……這些詞語再次浮現在我眼前,我似乎看到了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不服輸的眼神。

  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我一定要把鐘南山爺爺這種堅毅的眼神畫出來!我興奮于自己的發現,整個屋子瞬間變得安靜極了。手中的畫筆在紙上“唰唰”地劃來劃去,時而我又用橡皮在紙上擦來擦去。呼吸聲越來越輕,鉛筆芯越來越短,人物形象越來越豐滿。我似乎不是在繪畫,而是在和鐘南山爺爺進行面對面的交流。他仿佛在對我說:孩子,要有信心,只要我們努力,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經過連續九天的奮戰,作品《堅毅》終于大功告成,噴上定畫液,拍照上傳到官方微信展示。這幅作品表達了我對所有奮戰在抗疫一線工作者的敬佩之情。堅毅是一種精神,是我們戰勝困難的法寶。通過參加這次繪畫活動,我對繪畫有了新的思考,對人生也有了更深的認識。

  指導教師 黃祥昀

  (堅毅 作者 李卓熹)

  繪畫的魅力

  京源學校高二(5)班 田露瀅

  在黑白山水里徜徉,在多彩點滴中遨游,在美好世界里尋覓。尋覓一種精彩,記錄一段時光,訴說一份心情。這,就是繪畫的魅力所在。

  繪畫來自于對生活的觀察。美術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邊走邊畫,一支筆、一個本足以畫盡人間百態。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吳冠英教授始終踐行著“行萬里路,畫萬卷圖”的信條。據說他一天不畫就難受,別人拿手機,他拿畫筆,別人看屏幕,他在看生活。他的畫作充滿人間煙火氣,展現出作者豐富的閱歷和極強的洞察力。

  人們常說,見畫如見人。一幅作品可以反映畫家對事物的理解以及對美的定義。齊白石老先生的水墨畫舉世聞名。他的筆墨濃厚又精巧,擺脫了國畫傳統技法的束縛。他將鮮艷的玫瑰紅運用在淡雅清新的傳統水墨畫中,形成艷而不俗的“紅花墨葉”風格,別具一格。齊白石的畫風體現出老先生對大自然的熱愛和像年輕人一樣的創造力。

  繪畫還是作者個人情感的表達。《吶喊》中那鮮艷的色彩和痛苦的表情,是否引起了你的注意?19世紀末的一個傍晚,在挪威奧斯陸海峽,蒙克在海邊散步。停步眺望時,他看到血紅色的云浪在天際翻滾。剎那間,蒙克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于是,《吶喊》誕生了。畫中的主人公面色蠟黃,頭部如同骷髏,全身扭曲,似乎在痛苦地顫抖。這幅作品把蒙克對家族衰亡的焦慮和對生命將逝的恐懼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看后令人震撼。

  繪畫來自于對生活的感悟,它是個性的表達,是心靈的洗禮。年輕的人啊,把那個深藏心底的靈魂釋放出來吧,讓它隨畫筆舞蹈,在色彩中飛揚!

責任編輯:劉云

媒體矩陣


  • 中工網微信
    公眾號

  • 中工網微博
    公眾號

  • 中工網抖音號

  • 中工網頭條號

  • 中工網快手號

  • 中工網百家號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840440.tw.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
澳洲幸运10是哪的彩票